华  人  金  融  家  的  星  球
一个期货从业者的二十年反思
作者:高玮

访谈人物 | 付爱民

文字 | 高   玮

采编 | 高   玮

高东东

摄影 | 陈  祺



2010年4月底,刚刚在《期货日报》举办的第四届全国期货实盘大赛中以466.8%的骄人业绩取得冠军的付爱民,以此为契机召集全国期货交易做得好的人,坐在一起开了个会。会所里四五十个人围坐在一张大桌子上,分享着这些年对交易的感受。会议的最后,付爱民拿话筒跟大家做总结陈述,他说:今天的会议不是庆功大会,而是忆苦思甜大会,因为每个人讲话都是讲自己苦的时候,有亏完了就拿信用卡继续透支一两万结果做成了的,有几次破产最后又起来的。


“然而,在座的四十多个成功的人,未来还不知道能不能剩下三分之一,这个行业就是这样,今天做成功了不代表明天也能成功,赚钱快,亏钱也快,很残酷。”


如今,期货生涯二十多年的付爱民已经贵为某私募基金的董事长,掌管着上亿资金,却仍常自嘲自己的行业是没有尊严的行业,“一个泥水匠或者修车的,干个十年二十年,肯定是老法师了,干期货行业二十年,你根本没有成功领袖的感觉,因为今天成功了,明天还是可能犯错,我们做了这么多年都是如履薄冰,如临深渊。”


“所以做交易并不快乐,很痛苦的行业。正如我当年选择交易是因为它很有挑战性,结果没想到它这么有挑战性。”


“要做长青树就是要百折不挠”

1989年,物理系毕业的付爱民先是留校当了三年的老师,日子过得百无聊赖。与此同时,那一年的股票市场热火朝天,每天都上演着一夜暴富的财富传奇。于是1993年,带着赚大钱的梦想,在当时江西九江唯一的股票交易所,付爱民也成了第一批股民。到了第二年他进入了比股票市场波动更大,风险更大的期货市场。


“我们这代人,刚入行没老师,当时在书上连期货两个字都找不到的。所以我们就养成习惯,一切都是靠自己。”


回顾自己期货投资生涯,付爱民历经“四起四落,95年钱亏光后他开始打工赚钱,卖茶叶蛋、开餐馆、开录像厅、在贸易公司打工,攒下钱了继续做期货;97年他成为期货公司和投资者眼中的“明星”,巅峰时一个人的交易量就可以养活一家公司;千禧年前后因痴迷重仓交易他先后三次经历破产;直到2009年,在摘得由期货日报主办的全国期货实盘交易大赛的冠军之后,他迎来了投资生涯的又一个辉煌,此后他的财富和管理资产的规模跨越式地增长。


在中国期货圈浸淫二十多年,多少英雄人物已被雨打风吹去,而付爱民依然能在波谲云诡的市场里活下来,他总结自己最成功的一个特质就是百折不挠,受挫折的时候比较乐观。包括亏钱他一直觉得不在乎亏多少,关键是亏钱后能不能认识到错误,如果能总结出经验来他反而是开心的。对于这点他形容为冰和水的理论,因为是学物理出身,在他看来,冰变成水和水变成冰,成分是没变的;同样钱能变成经验,经验总有一天会变成钱。



“做交易最忌邯郸学步”

付爱民喜欢和同行交朋友,他常与人讲,我这儿有好酒好烟好茶,欢迎来坐,互相学习。这倒与他09年参加期货交易比赛的初衷一致,拿什么名次不重要,能看到别人是怎么做的,借鉴别人的思维,总是好事。


“说实话,在交易里最忌讳邯郸学步,一交流就把自己的理念给丢掉了。我也是前几年总不去看别人的,现在才敢去交流。因为我的主系统已经形成了,找别人来也是修修剪剪。”


别人都说他在这行业四起四落,他倒认为其实是在学东西。以前每次学到的新东西跟旧知识冲突时,他会手足无措,一下子进入无能的状态,于是就亏得不行。比如当初从短线转型做中长线和波段,需要完备的投资理念、交易计划和风险控制体系。这导致交易中他经常自己跟自己闹别扭,好像左右手互搏。现在他意识到这是在学习新东西的时候把原先的没融合好。


“前几年一直在做加法,不过现在开始做减法,让自己多一些思考的时间。47岁,到了我这个年龄就知道哪些有用哪些没用,有舍有得,无谓的东西就清理掉了。”


“总的来说就是把自己的心静下来,心越静,能做的事越大。”



“从交易回归生活”


付爱民选择静下心来,还源于去年的黑天鹅事件。

2015年7月上旬,股指期货市场出现了历史罕见的连续跌停后又连续涨停的极端走势,让一向稳健的股指期货跨期套利策略出现了流动性风险,平仓策略无法实施。多家私募对极端行情的预估不足,遭遇爆仓,震惊私募界。

“我就是在这次栽了个大跟头!”


谈到这件事,付爱民苦笑出声,“当时股票市场天天跌停,政府信誓旦旦地说要无限制救市,要打跑外来势力,我们这代人还是相信党的,那时候真的有为国接盘的感觉。然而等到进入股指期货后,第二天就开盘跌停。这一跌就要命了,杠杆那么大,基金一下亏了19%,平仓点是0.8,我已经是0.81,几近爆仓。当然后面又慢慢做起来了,年终还盈利75%。”


然而网上关于他基金爆仓的谣言四起,他曾试图在微博上辟谣,也有很多朋友帮他辩解,但用处不大。微博的不实报道撤掉了,还有微信,信息还在传播。


“由它去吧!”付爱民有些心灰意冷。


“我解不解释结果一样,而且越解释还显得越有问题。说实话,是盈是亏都是我的事情,何必争辩,毕竟也过了争强好胜的年龄了,这个必须想得开。还好我这儿不是骗钱忽悠资金的公司,没这个需求。”


看到身边的朋友有破产的、有跳楼的,对他影响非常大。也让他想到人这一辈子除了工作以外还有生活,他在这个行业投入太多了。说得好听是工作和兴趣是一致的,说得不好听就是他没日没夜在做交易,把生活放得太少了。


“我老婆就说我在家里,没事就捧着个电脑,就跟别人捧着个手机一样,她说我陪电脑的时间比陪家人时间还多。”所以那次之后他开始强迫自己把交易放一放,目标放低点,离自己的生活更近一点。



“为什么期货大佬都选择低调”


付爱民做了二十年期货,过去所有媒体都喜欢盯着他们几个人报道,现在能赚钱的人多了,他倒乐得清闲。


“不过曾经有媒体朋友问我,说付老师,他发现一个怪现象,就是一个人一成功,我们一报道,他第二天就亏大钱。我说不是他要亏大钱,是你们报道很坏的。因为像我们这样成功的时候,媒体没那么发达,我们赚了钱也没人知道,所以过段时间亏了钱,我们就改正,不断错不断改。现在的年轻人,砰的一把赚了钱,期货行业加杠杆很容易的,但是你一报道,他就会觉得这是我成功的经验,得到认同了。他就不会再去修正和改变了,所以遇到问题,他应变能力不行,就肯定亏。就是这么回事,被人一捧就坏事。”


“另外这种报道对投资人也是很大的误导。我就认识一些人,一把行情做的很高,大家都在学他。但是他的方法自己都没法复制。抓了个几年一遇的好行情,说得不好听就是赌到的,后面一直在亏。自己都没法复制自己的经验。”


付爱民觉得现在老百姓也是浮躁,看到人家赚钱的就学。要学的更应该是交易理念和方法,还要看有没有可复制性。另外媒体为了吸引眼球,语不惊人死不休,把期货行业的风险和收益都夸大了,但他们这些业内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害人的。


如今,付爱民的微博粉丝上万,微信好友也有上千,他深觉发表言论要慎重。这个当老师出身的人以前还喜欢给人讲讲课,分享投资经验。虽说做的好事越多赚钱越多,这是功德,但其实好事做多了也很耗费自己的精力。而且大量赚钱多的人其实根本不会出来分享,他们在做什么不知道,在哪开什么公司不知道,只是闷声发大财。


所以这也是他去年做反省后,决心要静下心来的另一个原因:安静交易,远离喧嚣。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