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  人  金  融  家  的  星  球
台湾期货十六年
作者:Echo

访谈人物 I 王  鼎

文字 I 许  望

宋文珂

摄影 I 陈



2013年起,来自台湾的王鼎独自一人带着公司的最新产品——超八期货交易系统,来到大陆闯荡。当时全国总共也就150家期货公司,王鼎单枪匹马地跑了102家,最南到深圳,最北到沈阳,最西到西安。做了十几年期货交易员的他被交易所的人笑称为传教士。


王鼎说自己是一个忠诚度很高的人,从进入期货行业开始就在同一家台湾公司工作了15年半,见证了电话下单到电子下单的革命性飞跃。但随着台湾金融业渐渐停滞不前,2016年他毅然挥别老东家,加入一家大陆公司。


他说会给自己两年时间将理念落实成产品。如果不幸等不到合适的时机,两年后他宁愿回台湾卖面去。

过去十几年的台湾期货交易生涯,在跨越海峡的那一刻,化作一场繁华旧梦。



退伍兵误打误撞入期货


我是2000年进入这个行业的,最早是外盘期货交易员。那时我24岁,刚退伍,没什么专长,回来也不知道做什么。那时我妈开酒吧,有天来了一个人,就是我后来的部门副经理,当时他说:“哎呀好烦,招不到人怎么办?”我问他是什么公司,他说搞期货的,我又问什么是期货,他说:你来吧,我教你。就这样我去上班了,一句话一直做到现在。


我不是金融专业出身,去上班时连从业资格都没有,但是公司很缺人,因为它需要从晚上七点工作到早上五点,没有人想要熬夜。加之那时台湾景气,大家都想去写字楼舒舒服服当白领。


我刚进这一行时,市场很火,因为美股大空头、科技股泡沫化,所以那时候我们工作就忙碌这些指数,常常跌停。当时还赶上格林斯潘连续十一次降息,所以那一时期工作非常热闹,比如盘中原本很平淡,突然一个降息,行情瞬间爆炸。那时没有电子交易,全靠打电话,但电话却没人接,场内一团混乱,跟电影院失火大家要逃似的。而现在人们买进卖出都靠电脑,很有秩序。

我性格热情、勤快,刚上班时总抢着做事情。过去客户的交易报表全都手写,我们要一张张录入电脑。这个工作基本都归我做,我从不会使用标准打字法,练就到熟练超速的程度。我从来不认为多干活是不好的事情。有一句话叫“十万次的练习”,其实,事事都是由一次到一百次,一百次到一千次、一万次,而十万次之后你必是专家。



最核心的地方


那时,我们的报价系统左上方是外汇,左下方是股指报价,右上方是黄金美元,商品期货和金融期货,各种品种都在上面,所有数据都在跳,所有信息和发生的事情,都显示在价格上,而我们位于价格的最核心。价格从哪里产生?就是我打电话过去那个地方,芝加哥或者纽约,他们交易结果产生的价格,反映出东西的真正价值。


这些有意义在什么地方呢?


“911”的时候,美国大概是早上七八点,市场很安静,我们打电话去下单“可可”,可电话一直没人接,当时我疑惑怎么会这样,其实那时楼已崩塌,人也已跑光了,而可可的交易池就在世贸中心四楼,所以包括交易所里面的黄金、白银、原油、铜,一直都没有音讯。


但远在另外一个地方的美国中部芝加哥交易所中,美国公债突然暴涨。公债表示避险需求,当所有资产可能都不安全的时候,就会有人拿钱买公债。同一瞬间,瑞士法郎也暴涨,它同样是避险货币。这就表示期货市场的价格很有效地反映了市场真实情况。那时我明白了我们真的处在资讯的最核心。


当时美国发生这个情形后,没有多久就关闭了芝加哥交易所,因为担心会有洗钱交易。其实我觉得做期货在这一点上很有趣:事故发生时,你的联想力和执行力可以助你抢到钱。



做交易最重要的是专注


电话下单时代,常发生几种错误。其中有种叫口是心非,就是记下下单数字后,实际打电话到国外,看着纸却念出了不同数字,直到双方调出录音核实时,才发现确实出错了。所以上班必须很专心,不停做重复的事情,一多就易搞混,而没生意精神松懈时,一样容易出错。


我曾在两三分钟内,因一笔错单亏了八千多美金。那个时候正值格林斯潘降息,市场波动很大,客户原本持有空头部位,他就赌市场。他的标的物是标准普尔500,S&P500,数量大概多至21手。结果盘中格林斯潘突然宣布降息,市场爆冲,他要止损。其实我们很有默契,他说止损,我就买进21手,成交后告诉了他价格。结果他反馈价钱不对,我一审发现买错了,于是赶紧弥补。那笔错单我买时高高在上,后来跌下来了,我只能认赔。那时年轻,真想去死,八千块美金就是半年薪水,一瞬间没了。第二天老板问怎么办。我说我都赔,给我时间。老板听了很感动,最后只拿了我几百块而已。


做交易必须要花时间专注,玩票性质不行。要有很好的进出场机制,不能像赌博一样任性买卖。持续不断地学习尤为重要,最初我看有关交易技巧的书,后来从心理层面到宏观层面都看。但你一定要时时刻刻把市场放在心里,因为交易技术、K线图、投资大师及成功案例等等内容多到永远讲不完。


大概2007年上半年,台湾东森电视台每晚十点半要做一个电话访问,受访者需要用3分钟现场直播讲解市场行情与走向。那时我没经验,每天电话打来时我担心的要胃痛。两三天后编导说我不行要换掉。我不服输主动争取,他告诉我期货太专业了,大多老百姓并不知道期货、黄金、原油这些,他要我讲跟股票有关的。


那时台湾的新闻报道大约晚上九点半收工,隔天早上会讲前一晚国际上发生的事情。于是我就看当晚美国CNN的头条,然后换成中文搭配我在期货市场看到的一些变化讲。那时美国的房地产市场开始违约了,我逐渐从中明白什么叫CDO,什么叫CDS,什么叫雷曼兄弟,一路过关斩将。


三十倍的跨时代变革


行业持续变化、进步。2000年时,我们还用电话交易,到了2001、2002年,开始用那种会刷的打印机。其实这种沟通如同微信,只是媒介为嘎嘎嘎的打印机。后来出现电子交易,包含期权。接着我们慢慢构建出系统。2007、2008年,我们的交易界面发生较大变革,就是那种苹果、三星的触屏跟之前的诺基亚、摩托罗拉对比的感觉,完全超出客户的使用习惯,打败了老式投资。


电子下单打通了交易路径。


以前由于人员少,行情来时每个人都忙交易,没人接电话。而电脑下单省事多了。所以后来国外交易所有了接入机制,我们就开发出电子下单。它打破了从前门槛高的状况,使开户没有门槛,手续费变很低,不仅平民化,还提供了之前没做过的很多东西,比如黄金、原油等。电子下单使客户数据和交易量增大至二三十倍。以前一个月做五千,后来一天就五千,而整个市场能够做大,多亏电子下单。这是2003年的事情。



教育是我们的责任


以前模式粗放,只是帮客户下达指令。有了电子下单后,通道打散,普通老百姓进入,小投资人进入,不懂的人也进入。大家自以为这钱很好赚,结果赔钱了。这说明从业者对客户的教育及管理很重要。客户想来玩,那我会告诉他风险是什么,可能会赚大钱,但也有可能被人家割韭菜。


我认为做这一行的最大职责不是帮客户赚钱,而是让客户清楚自己在干什么、风险是什么。为什么客户买股票输钱会抱怨?因为他们以为这是稳赚不赔的,他不晓得什么叫止损等等。去澳门赌场里难道风险就小吗,但为什么大家输钱却不会抱怨?因为大家都知道游戏规则。

在金融交易领域,太多人跟客户讲好话说这个好赚、应该怎么赚,但却没有人讲损失了怎么办、做错了怎么办。所以我们必须让客户明白市场的机会和存在的风险,告诉客户我们将用什么样的机制、怎样保护他。我想,这是我们的从业道德与职责所在。我们既要服务懂的人,还要服务不太懂的人。



单枪匹马“闯”大陆


2007年,传言大陆要出股指期货,老板派我到大陆的乾坤期货,我在那儿招募、培养自己的团队。我招来一批年轻人,辅导大家考从业资格,16个人在三个月后都考到了牌照。那个时候股市刚从6124下来一点点,5800到5900,很多人来PK说北京办奥运,股市要涨上一万点。我说这两者有什么关系?


但有时越敢吹牛的人,生意做得越好,而我们这种说实话的人却让人觉得没劲。


那个时候为股指做了很多准备,但股指一直没开。于是2008年再回台湾,由于台湾交易机制的改变、技术的提升,成本变低了,速度变快了,新的交易模式也出来了,我们紧接着做出了新一代系统。2011年,我带着这个系统再次回到大陆,一直留到现在。


这个系统其实是台湾借鉴国外的,虽然大家觉得很不错,但也一直做的不是很顺利。我觉得问题在于不接地气,说到底就是一家台湾期货公司推销自己的软体给大陆期货公司,二者属竞争对手。


2011年,我跟光大期货谈,2012年落地,2013年开始各处去跑。那时全国150家期货公司,而我去过的就有102家。我独自拎着电脑南征北讨跟人家介绍,最南到深圳,最北到沈阳,最西到西安。


当时刚好要上“期权”这个国内很陌生的东西,推广初期,我的足迹确实遍布国内各处,我用简单易理解的方式给大家讲解。

偶然机会我遇到了现在的老板,一见如故。大家都没有架子,为了事业而拼搏奋斗。他的经营理念是打造工匠产品,以成为Fintech企业为目标,而我是一个做PPT都要精确到坐标的人。最终,我选择了换跑道,毅然加入“量投科技•国富期货”,以期待更大程度地发挥个人价值。



一个在飞,一个在退


大陆近年变得很强。07年时台湾还算领先,但现在完全被甩在后面了,经济很弱,人才流失,产业外移。当年我在深圳时,CBD房价才两万五,现在深圳均价都十万,那时深圳餐厅工钱是一个月680块,而我们给的薪水1500块。那时两三百人吃饭都花不完的钱,现在就够喝杯咖啡。这七八年变化太快了。


2011年,技术、金融方面的认知水平还没上来,跟现在的大陆市场无法比。现在大陆金融市场很牛,华尔街、伦敦的英才都归来加入。而原本台湾人才可以早点过来建立游戏规则的,但他们没做。如今大陆早已在新加坡、华尔街、香港寻到了专家,并建立起新的制度。台湾早已停滞不前、失了优势,而支付宝的巨大发展就是明显差异。

实际上,台湾现在产业空洞很厉害,俨然失去了打猎能力,不容易留住优秀人才。就如野外的狮子会去抓小羊小鹿,但关在动物园里的狮子,只有等肉放面前它才会咬。


现在大陆激烈竞争无处不见,百度、美团、饿了么,都在竞争中。大陆年轻人很勤奋,大老远上班不辞辛苦。可台湾的日子过得似退休一样舒服,喊苦怕累。


最近,台湾闹一个关于放假的新闻,以包围行动去争取更多假期,所以一年又多出七天假期。如今民粹很厉害,动不动就包围,而错误的舆论纵容着他们。他们如同我们常说的愤青,由于其声音被媒体强化,所以占了主流。他们不清楚未来十年的战场在哪里,没有正确的布局。  

只有国家、企业够强,资金才会往上靠。台湾境外投资、资金增速部分全球倒数第二,只赢朝鲜。亚洲四小龙,早已是过去的事情。这耻辱说明台湾政策有问题,如此下去,一个省就得变成一个村了。

而在大陆,强有力的政策是明确的,领导从大方向上为老百姓着想,并不断付诸实践。“一带一路”、通高铁、改善农民生活等等,起码有努力的方向,调动大家去创造。


编者语:

作为台湾人,王鼎依据多年打拼经验客观地评价着市场及行情,毫无避讳。对他来说,400元一盎司的黄金价格,就如同青春流逝般再也看不到了,但眼下确定的是,他将会选择黄金业务作为下半年的主战场,持续奋斗!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