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  人  金  融  家  的  星  球
杰克交易学院 | 志在投教,他们把华尔街最先进的交易理念带入中国
作者:高玮

文·高玮  |  图·姜涛



看看这些年轻人的简历。Jack Zhang,新加坡某知名银行出身,全球顶尖交易观点分享网站 “TradingView” 排名第一,是唯一上榜华人分析;Rock Yan,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金融、经济学双学位,美国华尔街自营交易巨头T3 Trading Group的交易“小明星”;Ricky Tang,英国桑德兰大学商业计算机荣誉学士学位,奖学金获得者,苏格兰罗伯特哥顿大学供应链管理硕士;Joe Lee,台湾大学财务金融学系毕业,台湾著名外商银行、华尔街T3 Trading Group股票交易员……这些平均年龄只有三十岁的海归青年正在用华尔街先进的交易理念推动一场国内投资者教育的商业实践。这是一件很酷的事。这件事的魅力不在于他们的公司什么时候开始赚钱、赚多少钱。这件事的魅力在于它想让投资者的交易素质上一个台阶,让交易这件事变得普及、轻松。更实际的,它想让中国每天少一个被割的韭菜。


屏幕快照 2018-01-17 下午2.07.11.png




一切源于焦虑


我2014年以前在新家坡的一家私人银行工作,主要是为客户提供全球资产配置建议。当时的焦虑是,面对一群对国际货币和期货市场交易日益关注,随之大量亏钱的客户,如果想帮助他们,我就要自己先学会交易。可是怎么学,跟谁学?一个正常人想成为专业的交易员是很难的,没有这样的门路。


我去看各种交易书籍,包括《日本蜡烛图技术》《股票作手回忆录》、约翰·墨菲的《期货市场技术分析》等,对K线的涨跌有了基本概念,但对于实战的操作仍没有太大帮助;我试图跟高盛、美林的交易员朋友请教,但人家并不愿意把自己的独门绝活分享给外人;银行内部也有培训,但我觉得还不够,不能够解决客户的问题。


大部分投资者的问题是喜欢听专家预测点位。比如中国A股要到1万点,专家可以说各种宏观经济原因,但这个预测对投资者是否有帮助,他们是该在5000点还是3000点买进?其实是有疑问的。往往市场越是好的时候,这种鼓吹的声音越明显,这种羊群效应就越厉害——看到股票涨,看到身边人都在赚钱,就想着自己也可以,却忽略了买时的位置,成了别人的接盘侠。


按方向做,不计较入场成本点,又没有好的止损,也许十次对九次,一次就输完。散户不是说不能赚钱,大部分时间也是赚钱的,只是容易出现大亏损。他们喜欢把杠杆性的产品当成股票或实物想做价值投资,但要知道杠杆产品亏损也是成倍,当亏损达到本金的时候就会被强平。他们还喜欢全仓去交易,只考虑涨赚多少,不考虑跌亏多少。


道理都明白,但具体应该怎么交易我也不知道。带着这样无能为力的焦虑,我搜集了大量信息,得知在美国华尔街有很多机构在做交易培训。虽然学费高得离谱,但我愿意自费去学。这个决定让我后来一度感到庆幸,很多人不愿意学习,想捡现成的,于是就止步不前了。像我当时的同事,现在还在做以前的事。而我如果决定做一个事,就一定要想办法把它做好做透做到专业,而不是永远仰望别人。


屏幕快照 2018-01-17 下午2.07.31.png



华尔街的交易秘诀


当时我学习的主要内容是《和谐波段交易原理》和《进入市场供给需求原理》,谐波是通过特定的价格运行模式和斐波那契比率来识别在市场中存在的,具有高可能性的反转点,而“供需理论”则让我第一次认知到了交易价格的核心。

该理论最初由纽交所一个专给机构客户做执行订单的打单员发现:机构交易员一直在做低买高卖,但考虑到没有相应的流动性支撑,不能在一个价位卖出大量订单,于是他们的大订单会分批买入卖出,对应K线的形态其实有迹可循。只要能在机构建仓和出货的时候看到一些蛛丝马迹,就会比别人多了先机。供求关系从一个经济学原理解释了,价格上涨是因为买方力量加入导致供货方减少,供货量变为0的时候价位就被突破了。而大部分价位突破来源于在那个点有很多机构交易员的买单。


K线作为历史成交的轨迹,代表的是过去完成的订单,盯着已经完成的订单并非市场涨跌的真相,真正影响后面行情的是那些没成交的订单——哪里有大量的订单,哪里就是交易的潜在买点。 相较于传统的趋势分析只能告诉你方向是什么,但不能告诉你未来这个趋势还能到哪,在谐波理论和供需理论里,我不预测未来的方向,而是预测现在这个趋势到哪里可能会停止,提前给自己以示警。


高质量、可执行——我常用这两个词来审视自己的交易计划。因为理科出身,我更喜欢交易系统的稳定。必须清楚知道,我这次入场是这个理由,下次还是这个理由。我不喜欢盘感这种模棱两可的东西。如果说谐波原理让我找到了执行交易的方式,供需原理则为我制定的交易策略带来了双重验证。


在此之后我的交易成绩非常棒,很快赚回了培训课的学费,Tradingview的账号排名也直线上升,收获了大量粉丝。当然我并没有忘了自己的初心——为投资提供交易建议。我当时接受了FX168的邀请,在YY频道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网课分享,由此展开了我的教育生涯。


屏幕快照 2018-01-17 下午2.07.45.png



“还不够”


随着跟投资者的更多交流,我感受到的是国内对投资者教育的缺失性和紧迫性。瑞郎事件的前一天,我在网课上有提示美瑞这个位置要做空。结果第二天做空的学员发信息来感谢我,说赚了很多钱;也有发信息说自己虽然没做空,但是平了多单,万幸没亏的;当然说穿仓的声音更多。我当时的感觉就是,真的要为这些素未谋面的投资者们多做点什么,不能说帮大部分人赚到钱,但至少要让很多人逃掉了亏钱的地方。


但对于当时还在新加坡银行任职,讲课也只是兼职的我而言,能做的有限。“还不够”成了我脑海里出现最多的词。尤其后来当FX168找到我,问我要不要考虑把谐波形态进行系统化的教学,而不是每次公开课零散去讲的时候,我一边开始认真思考怎么去构架谐波形态的课程 。另一个想法也随之萌芽——回国专门去做投资者教育。那时国内的专业交易员,一方面是不会教,要让学员把你脑里的知识全部接收,这里面就需要教育的元素——就跟搭房子一样,先搭建框架,一层层铺砖,然后才是内饰——一定要有成体系的教育系统才行;另一方面是不想教,毕竟教散户是一件非常痛苦和漫长的事,反而不是能很快赚钱的事,所以做金融没几个愿意做教育的。


但让投资者知道交易市场到底是什么,是我想做的。如果你不做他不做,没人做培训,没人做分享,知识就没人做传承了。而且我也真心觉得,与人为善,自己也能在分享中不断提炼和优化自己的交易系统,这是个相辅相成的过程。所以当有投资人找到我,说愿意支持我做这样的事情时,我就立刻辞掉了工作,着手回国创业。


屏幕快照 2018-01-17 下午2.07.59.png



我们这群人


决定创业是简单的事情,但创业成功却是一件痛苦的修行。幸运的是我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人。我是在Tradingview上认识Rock和Kiki的。Rock Yan当时是美国华尔街自营交易巨头T3Trading Group的交易“小明星”,Kiki则正在悉尼大学攻读经济与金融学硕士。


2016年6月23日,我们三个不同背景的“网友”决定在上海一聚。一番交流后,也是一拍即合,Rock决定跟着我一起把投资者教育做起来。鉴于他是华尔街出身,那时也定下了基调就是我们的老师都要从国际或者大机构出来,因为只有这些人能够更了解市场和机构交易员的思维。


Kiki毕业后也决定加入,接着是Rock在在华尔街的同事麒翰,来自美国哥伦比亚大学金融工程硕士。Gavin和Tony曾经是我培训课上的学员,后来因为交易成绩优秀加入了交易学院成为讲师。他们因为一直在国内摸爬滚打,反而更能体会国内交易者无助和求知的心。


Ricky Tang之前一直在英国工作,有超过10年外汇及大宗商品交易经验。自从在29岁认定交易是一辈子要做的职业后,他可以说是全身心的投入了交易。那时他常在Youtube上分享机构订单原理的教学视频,因为跟供求理论如出一辙,我就一直有关注,后来直接邀请他回来跟我一起创业,他也特意回国考察了我们团队,最后欣然加入。


Joe Lee的加入也与Rock有很大的关系。他曾是Rock在华尔街的同事。离开美国时Rock发信息问他要不要来上海跟他一起创业,他没太犹豫就答应了。他是我们这群老师里最年轻的,但资历却一点不输,他本科毕业于台湾大学财务金融学系,先在台湾著名外商银行担任客户关系经理3年, 期间带领客户以纯基本分析操作美股,管理超过1亿人民币的客户资产,并在市场较为清淡的2014-2016创造显著优于大盘的投资绩效。之后前往华尔街知名自营证券商T3Trading Group一直担任股票交易员。


就像Ricky说的,我们这群人都对教育感兴趣,又能做喜欢的事,又能结识志同道合的人,何乐不为?而且我们把知道的华尔街的交易系统,包括谐波系统和机构订单原理提供给大家,也是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当然起初我们也经历了一些困难,比如在盈利方面。作为培训机构,我们的主要收入来自学员的学费。国庆节前有一次开课没能招到学生,大家都很沮丧。但这个团队让我最感动的是,当我提议去做一件完全没有经济效益的事——免费给老学员复课之后那个周末所有人还是很认真的去上课,没有人说先走了不开课等等。当时就觉得大家还是很能扛挫折。


我一直说,交易不要每天算计收益率要多少。也许你的算法是不是最优化不知道,未来的路怎么样你不知道,但只要每个步骤都用最高标准要求自己,把每一笔交易计划都做好,至少走出来的结果就不会差,也不会后悔。放在工作创业也一样。我也许不知道下次开课有多少人来,但是我们每一次都认真去讲,就一定会好起来。


屏幕快照 2018-01-17 下午2.08.11.png



传承教育


我们的定位其实是一家教育科技公司,我把未来业务发展定为两个方向,一是专业培训课程,二是陪伴式交易服务。针对后者,我们还自主研究了一个一站式交易中心,里面有视频课程,有研究报告,有交易计划 ——功能类似Tradingview,会提供我们对每笔交易的详细策略,后面还会开通用户提问和讨论功能。也是把国外优秀交易社区的体验服务做了优化和调整,既保证了专业度也保证了本土化。


当然这绝不会是简单的跟单社区。跟单是一个很好的创新,解决了如果散户什么也不懂,又想做交易赚钱,那么最简单就是跟随一个做交易赚钱的交易员,只需要给他跟单费用或盈利分成就好。但问题是,整个过程使用者不用思考,处于盲目跟随状态,他以后肯定会面临如果跟单对象开始亏钱,他怎么办。跟还是不跟,他根本没有辨别能力。但如果他有了交易员的完整交易策略,他知道交易员为什么这么交易了,情况就不一样。他有一个学习的过程,知道为什么赢为什么输,执行方面心里也会更踏实。


可喜的是,到现在为止我们网站的会员注册已经破百,创业至今公司也已经实现了正收益。或许作为分析师和讲师,我是擅长的,但作为创业者,我的路才刚刚开始。但我始终希望投资者在学习交易的路上,当他们很孤独很匮乏要打退堂鼓的时候,中国有这样一个学校,像灯塔照亮他们。


我发现我这个人从小到大,最后养成的一个性格就是,我觉得我未必需要赚很多钱,但是我想通过我,因为我,可以改变一些人帮到一些人,如果能帮到人又能快乐的话,这对我来说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以前我很难理解桃李满天下的感觉,自己做老师讲公开课后,不知不觉就有了很多学生。去到成都、东北,都有很多学生来找我。我始终相信这个社会还是充满爱的社会。我帮助你,你不一定会回馈我,但你可以继续去帮助别人。延续美好的东西。T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