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  人  金  融  家  的  星  球
猎场之中,识人之道
作者:高玮

访谈人物 | 宋   杰

文字 | 高   玮

采编 | 高   玮

摄影 | 胡立衡



周四下午五点左右,位于静安区中心的上海商城东写字楼7层,西装革履的人们正抱着文件紧张忙碌着。宋杰刚把他的捷毅公司从一公里之隔的静安中华大厦搬到了这里。顾问的桌上,电话与打印机声此起彼伏;会议室的黑板上遗留着上午开会时的记录,一排排的知名企业名单赫然在列。这家成立于2004年,专注顶级人才选拔的的猎头公司,正努力把专业服务注入自己体内。

创始人宋杰从来都不喜欢有一个所谓的独立办公室,于是坐在了公司最靠里的角落。如果有员工找他的时候,只要叫一声他的英文名George,走到他身边来,或是遇到问题了叫他到那边去,都很方便。他喜欢这种很扁平很弹性的人际或者工作关系。

在一间崭新的会议室里,宋杰在我对面坐下,面对镜头略显紧张。他直言不太擅长跟媒体打交道,也从不主动对外宣讲什么。一个朋友式的下午茶聊天,或许更能令他安闲舒适。


面对采访,宋杰的回答简短有力,尽显一个业内资深人士的专业修为。尽管大多时候他只是公事化的一问一答,但遇到自己感兴趣的问题,或者为了说清楚某个问题时,他的语调会逐渐升高,眼神也更显专注。“这是你认为的,我有不同的看法”这句话,他说了好几遍。

这个下午,我们并没有聊他经常对媒体所讲的经济发展、就业形势等宏观经济问题的看法,甚至宋杰对自己公司在发展中的挫折与成就也甚少言及——无外乎所有创业公司都会遇到的困难和自己现在还并不满足的成绩——能让他认真起来聊个不停的话题,始终包括对人、对组织、对世界怎样理解的问题。那不是一种泛泛的谈论,你能感受到,宋杰的初心与愿景,兴趣与激情几乎全都和此有关。


某种意义上,这印证了与他共事十一年的同事对他的评价,“专业”、“大局观”、“结果导向”,对此他进一步解释,“我的结果导向,也是因为对人的理解与相信,聪明人会找到最适合自己的方式,达到他的最佳状态。不需要告诉他怎么做。


识人之道,这种理解与感觉或许很难与外人道。但从事猎头行业十四年的宋杰,将凭借着自己的专业与理智,带领着他的团队,为帮助更多的企业和个人找到最适合的对方而努力。



东非经历让我看懂人心

我93年大学毕业,在外贸公司工作几年后,借着自己英文不错,正好有一个能去东非工作的机会,考虑到一是去国外工作收入是国内的十倍不止,二是从小就喜欢看赵忠祥的动物世界,特别期望能去非洲看看。

又能挣钱,又能满足小时候的愿望,刚好还有这样的机会,就经同学介绍去了东非。做的是土建工程承包,五年时间,从最底层的翻译做起,然后是人力资源经理,一直做到办事处的负责人。

出国前我一直觉得非洲很穷,去了发现人家生活并没我们想象的那么糟糕,而且幸福感某种程度上比我们还高。令我特别吃惊的是,肯尼亚都是有公费医疗的。 那里的人民很有安全感。

当时中国人在那边大都是高级管理人员,工人用当地人。我刚管人力资源的时候,工人工作到二十几号来找我借钱,说工资花完了没钱买吃的,能不能先支他们这个月的工资。想想这也没问题,就给他们支了。结果第二天有人跟我说工地的工人少很多。原来昨天给他们一发工资,很多人就跑出去喝酒了。喝高了第二天干不了活。

在我看来这就是有安全感的体现,他们不为未来担心,享受当下。如果幸福的很大程度来自安全感,那他们一直处于一种幸福的状态,甚至比我们还幸福,这让我很触动。

人的精神世界就像房子,它由柱子支持起来。有的人是一根柱子,柱子倒了房子也塌了。有的人是三根四根柱子支撑着,一根倒了房子也不会倒。这些柱子就是信仰、家庭关系、对幸福的定义、生命的意义等。他们的精神世界就是多维的幸福感。

那段回忆很开心,而且对我做高管猎头有特别大的帮助。去非洲人很多,有人说那里美得像天堂,有人说那里很落后。每个人的角度是不一样的,获得的感悟也不一样。我最大的收获是让我明白了人的精神世界是怎么回事,知道为什么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观念、不同的行为,然后才能理解——看起来一样的人最后在职场上会有不同表现的根本原因。



回国的转型与创业

到了快三十岁,世界也看得差不多了,想着回国成家立业。回来后就去外企找工作,结果猎头说我更适合做猎头,加上我之前一直想自己做些事情,那或许进入猎头行业将来更利于自己发展,所以当时选择不去找外企工作了,还是做猎头吧。

之前我一直是职业经理人,每个月到时间工资就发下来了,但做猎头就是自己要对自己的绩效负责。当时我跟父母讲了这件事。我母亲今年七十多了,是国内第一批注册会计师。像她这种见多识广的人听了之后还是觉得我这工作不太靠谱。对于我的赚钱模式,她总结的就是一首老歌词,“全部生活都在两只手上”,意思是说我所有的收入来源都要靠我自己去挣出来。做猎头不像在原来大机构中月底等工资,反而有点像销售靠提成吃饭,但销售还有个实物的产品,猎头好像什么都没有。


这个转型对我来说也很大。

02年开始进入猎头行业,到了04年比较熟悉这个行业了。其实当时市场对高端的猎头服务还是有蛮大的需求,就和朋友一起创立了这个公司。当时有人要投资我们不少钱,要求占股份也不少。担心这样不能按自己的设想经营公司,就没要。我想做一个能按自己想法发展的公司。

目标是做高管猎头服务。公司刚创立的时候没有品牌,离开老东家的时候也跟他们承诺不用之前的客户资源。那么就需要从无到有,在新的行业找客户。或许很难,但没这个自信,就别去创业了。

刚开始我们能够得到的委托甚至不是中端的,都是低端的岗位。我记得很清楚,第一个委托是奥的斯电梯的售后服务工程师。公司发展过程是这样,从市场上能给我们的机会开始接手,然后在我们提供好服务的同时,不停得到客户的认可,那就会有反复的委托,最高的委托。比如最后我们帮奥的斯电梯招聘了中国制造体系的CFO。公司的口碑就是这样慢慢建立起来的。





猎头行业重在识人

我在猎头行业这十多年来,很欣慰的看到,这个行业整体的服务水准在提高,做高端和做中低端的分隔越来越明显。

很多人对这个行业有误解,把猎头和招聘服务混为一谈。甚至认为招聘服务里最低端的简历匹配都是猎头。说到底提供个性化的高级管理人才招聘服务才叫猎头,招工程师技工之类不叫猎头只是招聘。因为从业的人在此之中并没有贡献多少智慧,只是把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解决了。

所谓猎头,一个是要猎“头”,要猎高管。但更重要的是你要在其中贡献价值,你一方面要帮助企业看什么样的人解决企业问题;你也帮助人选去看什么样的机会能够满足他职业发展的需要。这个是猎头的价值。

作为一家猎头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其实是对客户和人选的理解深度。对组织怎么看对人怎么看,都是洞察力的问题。说到底也是对世界认识深浅的问题。

比如去年比较轰动的我们帮苏宁组建银行的事,我们的核心能力体现在我们注意到苏宁要做银行,就从苏宁的角度看,他们哪些能力已经具备了,哪些是需要补充的。苏宁在渠道方面有很好的来自于传统电器销售带来的优势,短板是没有银行综合管理人才和风控人才,那我们找个行长,再找一位风控高人就好了。实际证明我们的解读是对的。我们把华夏银行总行副行长介绍到苏宁做银行行长,把原交行的首席风控官请到苏宁去做风控。去年跳槽的银行高管很多人不到一年时间就离开了,我们筛选出这两位,他们的能力和管理风格和苏宁是匹配的,苏宁这个平台也能满足他们长期职业发展的需要。已经一年多了,他们在苏宁发展的都不错。



工作到八十岁的猎头

这么多年来,或许是因为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猎头的工作让我身心越加平和了,心里也越来越有归属感。

这个工作最好的是,工作和生活是联系在一起的。从北京到上海,通过做猎头结识了很多当地朋友,并很快融入当地的社会。有人说上海是比较难融入的,我没有这种感觉,可能是我工作性质的原因。看到我们对服务客户的帮助,还有对我们推荐人选的职业生涯的帮助,还是很有成就感的。虽然是很小的生意,我们对这个社会影响其实是很大的。我觉得很幸运选了这个职业。

对于未来,公司正在我期望的路上走,离我期望的目标还很远。公司发展更好,同事能力越强。这个是我的目标。我现在四十多岁,没考虑过退休这个事情。我想我会在公司工作到八十岁。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